如何產出高質量的網絡電影?聽聽老司機們都怎麼說

12月28日下午,愛奇藝網絡大電影沙龍第三期,終於在年末之時如約重磅來襲。網絡電影與院線電影雖然發行渠道不同,但歸根結底都是電影。如今在PC端、移動端、網絡電視終端消費的網絡電影,就像是餐廳的外賣食品,享用的環境雖然不同,但依然美味不變。本期的沙龍活動,愛奇藝邀請了4位大咖嘉賓:五百(導演、製作人)、唐科(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創作部主任)、竇黎黎(愛奇藝網絡電影開發中心總經理)、張銳(北京電影學院老師),從傳統電影頻道、網絡影視製作、學院派製片管理、平台影視製作等幾個維度,就“外賣電影——穩定產出高質量的網絡影視”這一主題,進行了深度的探討。
20170105-1-0
什麼樣才算是高質量的網絡電影?從創作和製作角度如何保證高質量?

竇黎黎:高質量的網絡電影一定是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從平台角度來看,首先是技術要過硬,要反應一種普世的價值觀念。其次,還要把握用戶的需求。在滿足基本指標的前提上,再進行提升,才有可能達到優質。五百:我認為一部好的作品,把握細節非常重要,所以最基本的是參與整個製作人員的專業素質很關鍵。而且,要找對某一類題材有經驗的人才來合作。就比如說,一個攝影師不見得適合拍所有的戲,習慣古裝題材的不見得適合現代戲。現在很多年輕導演最大的問題是不懂攝影、燈光、美術,這是非常致命的一點。畢竟電影的拍攝過程是一個團隊的合作,需要幾百上千人一起完成,導演就需要在前期把準備工作做足,各個方面都溝通好,然後在拍攝過程中把控每個環節,盡量把損耗降低到最小。 鑑於愛奇藝與國外團隊的合作,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電影製作對我們有什麼樣的啟示?

竇黎黎:前陣子,愛奇藝邀請了美國B級片之父,好萊塢著名的導演、製片人羅傑·科爾曼來為愛奇藝的網絡電影當監製。在和好萊塢,包括澳洲、香港、台灣團隊合作的過程中,我最深的感觸是,他們在簽約前要把所有的事情一一提前溝通好。比如說,哪個環節具體的負責人是誰,現場出問題要找誰解決等等非常細節的問題。當所有這些事情理順之後,開機後就非常的有效率。像羅傑·科爾曼雖然90多歲了,但是來到中國後和編劇開會,商討劇本的效率都非常的高,而且他說非常討厭到了現場才想著要拍什麼鏡頭,他一定要在開機前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到。另外,羅傑·科爾曼之所以會對中國的網絡大電影比較感興趣,是因為他覺得他當年拍B級片時,最大的心得就是因為快,所以可以在電影中分享很多和時事有關的觀點,從而達到和年輕人對話的效果。他認為中國的網絡電影也是如此,可以快速的將當下社會的熱點話題加入到電影中和觀眾分享和討論。當然這種“快”並不是蹭IP或者拍“寶寶別哭”這樣的影片。所以說,在拍攝的專業性和效率方面,還有對於內容觀點的把握方面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電影頻道作為院線以外的發行渠道,比網絡發行歷史悠久、經驗豐富,從電視電影角度如何尋找或創作高質量的電影?

唐科:現在中國互聯網行業非常繁榮,低成本的電影可以沒有大明星,沒有大場面。但並不意味著低成本電影的故事、人物和傳達的主題,以及以導演為核心的主創團隊也不好。我覺得現在很多年輕的導演在技術方面,和國外的導演差別並沒有那麼的大,但是我們的影片中要表達的故事和人物價值觀的塑造確實有待提升。我們的電影要讓觀眾從心底里尊重。20170105-1-1
從製作的角度來說,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有什麼區別?
五百:從創作的角度來說,院線電影是觀眾買票到電影院看,所以院線電影允許前20分鐘左右的前情鋪墊,整個敘事結構是慢慢給你講述一個龐大的故事,整個影片的厚重感在院線電影非常容易可以形成出來。但是網絡電影這樣就不行,因為觀眾不給你這個時間,他點開愛看就看,不愛看就關了,自由度極高。然後他觀看電影時,身邊的環境也沒辦法猜測,他可能在地鐵上,或者在咖啡廳等人,或者躺在床上,都有可能。所以我認為網絡電影的影片開頭是非常重要的,我建議在戲劇結構上可以往前提,提完之後可以以倒敘首發,網絡大電影和院線電影在創作文體上是有區別。第二是因為電影院的放映屏幕和網絡電影放映終端的不同,所以網絡電影的拍攝應該重新有一套體系。每次拍攝前,我都會提前跟攝影師溝通。確定一下什麼叫前景,什麼叫中景,什麼叫特寫,這是跟院線電影完全不一樣的。竇黎黎:我建議網劇、網絡電影的色彩應該稍微明亮一點。比如有些夜景,放在院線電影中是沒有問題的,有那個觀影的環境和條件。但是放在移動端,可能觀眾會看得不清楚而且很累。

唐科:電影頻道和愛奇藝共同打造電視加網大,主要還是針對小屏幕的設定。根據電影頻道以往的規律,觀眾在家裡觀影時候是看不出導演針對於電影院觀眾設定的那個暗色系的。所以我覺得對於網絡電影來說,提升低成本電影首先要解決的問題還是電影敘事。

張銳:但是未來隨著技術的發展,有可能會有年輕人將視頻網站的電影投放在家裡的大屏幕上,所以未來網絡電影還是要按照院線電影的標準來做。

20170105-1-2
目前上映的院線電影,比如《長城》等,對網絡電影有沒有啟示呢?
竇黎黎:我認為從院線電影看網絡電影,就是說網絡電影也是需要類型化的,你要特別清楚自己拍的電影是什麼類型。好萊塢很久之前已經梳理了幾大類型的影片,你只要把電影框到一個類型裡面,肯定是八九不離十的。我覺得《長城》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他們就是要做一個怪獸片。怪獸片並不是一個電影類型,但是他們在大前提下都注意了哪些方面,運用了什麼敘事方式,有哪些好的地方值得我們藉鑑,有什麼不好的地方未來要規避,都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範例。張銳:我同意竇黎黎的觀點。《長城》對於網絡電影的借鑒意義,就是按照類型片來打造電影,好萊塢工業化成本的各方面標準也是可以追尋和學習的。這樣下來,一部電影的成本是可控的。比如,美國有一整套金融和保險體係來保證。未來,對於網絡大電影,也可以做到。我們的融資,項目管理按照類型片來管理,這樣質量可控,接近市場之後,風險也是可視的。唐科:我覺得網大和電視電影,低成本的電影領域,應該把題材和類型的視野打開。電影頻道和愛奇藝的合作,也是為了把投資和市場放在一起,給資金的回收降低風險,所以我們未來在題材和類型上也會多做嘗試。哪些題材是具有網感,同時在電視平台也可以播出的,我們會多做探索。我最近的一個觀點是:細分市場、精准定位,共創中國電影新生態。這個所謂的“新生態”,需要人才的積累和好的題材。我們今天做網大的公司,應該有這樣的共識,為題材多做貢獻,而不只是跟風、借風。

五百:我認為對於院線電影還是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好萊塢的電影,每一部裡面,都會有一個創意,而且這個創意肯定是不重複的。而我們現在的網絡電影重複率太高,很容易造成觀眾審美疲勞。接下來,我認為我們還是需要拼創意。

20170105-1-3
對於網絡電影的未來發展,有什麼展望?
竇黎黎:生產決定消費,永遠不要批評我們觀眾和用戶的審美,對於創作者來說要勇於更新自我。對於平台給予創作團隊的建議,我希望大家還是要抱著稍微開放一些的心態。對於未來,雖然網絡院線不一定是半壁江山,但一定是中國電影很重要的佔比。我們不希望網絡電影集中在某種類型或方向,而是需要百花齊放,多拓展新的題材。唐科:網絡電影未來的前景會非常好,但也需要良性的引導。最重要的肯定是鼓勵原創,此外是專業人才的培養。五百:我們要做自己擅長的東西,然後做成精品。

張銳:還是要拼劇本。然後要找好的分發渠道、資金,然後再找對導演,控制好一個項目,參照好萊塢經驗,爭取把電影做好。

在此次3個多小時的沙龍活動中,四位嘉賓不僅全程分享了大量乾貨,而且在互動環節更是被提問不斷。竇黎黎表示:“對於電影的題材和尺度,擦邊球電影肯定不能拍。 ”唐科:“目前市場上,最受觀眾歡迎的影片類型是喜劇片和動作片。未來,應該根據用戶的需求,多多嘗試新的題材。

 

 

加入愛奇藝營銷研究院,掌握最新視頻營銷趨勢

2017-01-03 小雨 愛奇藝行業速遞